您的位置::岳西农业网 >> 最新文章

从坐困愁城到种苗木脱贫致富图文抽葶大青

时间:2020年03月26日

从坐困愁城到种苗木脱贫致富(图文)

2018年10月,易有德携妻女在外打工,父亲易学仁在自家新房上眺望种植的苗圃

2018年10月25日,长江日报记者宋磊(左)在易有德家中采访其父亲易学仁

从曾经贫困的失落迷茫,到脱贫摘帽后的兴奋喜悦,这几年,我们家经历了一段不平凡的日子。脱贫靠的是脚下的土地、勤劳的双手,但更重要的是各级扶贫干部的关心和支持。

我在家中排行老幺,有3个姐姐。4岁时,母亲因病去世了,供养爷爷奶奶和4个儿女的重任落在父亲肩头。

穷怕了,就更怕一直穷下去,但曾经的现实仍不如人意。

姐姐出嫁后,父亲在外乡成婚有了自己的新家,我成了一家之主。虽然初中毕业后,十几岁的我就开始外出务工,但靠一人之力养一个家谈何容易。

2010年,我和妻子杨海燕结婚,当时扯了4万元钱的债。之后很快有了大女儿,当时,每个月只能挣两三千块钱,要养爷爷、妻子和女儿,还要还债。一年忙到头,全部收入也就万把元钱,刨去生活开销,没有节余。这一度让我家在贫困的境地里难以脱身。

穷则思变,不能再这么下去!2011年,我下定决心,带着妻子女儿回了老家,把我们家曾经的家族产业捡起来——种苗木。

苗木种植是我们高峰村的支柱产业之一,在这里,我感受到村里对我家产业的大力扶持和浓浓的创业氛围。村委会干部告诉我,武汉法雅园林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在村里租地建了苗木生产示范基地,可提供种苗、负责回收,还进行技术指导。在村委会的介绍和帮助下,我很快成了签约农户,并跟着专家能人学技术。用了3年时间,我掌握了几种常规苗的扦插、嫁接技术。以种植实现脱贫,我心中有了谱。

慢慢地,我家苗木销售上了规模,小苗年销量从最开始每年10万株到后来的四五十万株,此后我家苗木种植年收入稳定在三四万元,直至2016年,我家脱贫摘帽。

家里苗木产业稳步发展和村里的支持分不开。

山坡街扶贫办与村委会干部来我家走访,他们问我,目前发展苗木产业的困难是什么,我告诉他们,我家与苗圃之间没有路,也没通自来水。干部们把我反映的问题记了下来。之后,他们多次上门考察、了解情况。一天,村党支部副书记李中杰来我家,带来一个喜讯:村委会决定出一笔钱,为我家通水通路。不久,这些承诺都变成了现实。

后来,村委会还把我家田间的机耕路升级成碎石路,送我到市农校培训,还承诺资助我升级大棚,这些为我发展苗木产业鼓足信心和干劲。

2016年下半年开始,因为父亲回家操持苗木种植,我和妻子开始出外务工,到现在我俩月收入可达七八千元,这有效弥补了因近年苗木市场低迷对我家年收入带来的影响。不在家中的时候,我听父亲说,村里对我家的支持没有中断:帮忙联系苗木销路、提供最新创业信息等,这些让外出务工的我们心头温暖。

如今,我家形成年轻人在外打拼务工、老人在家守好苗木的稳健营生模式,家里盖起了新房子,债务还清了,看着房前屋后整修一新,一家人心中甜蜜蜜的。

村委会一直在鼓励我们:脚步迈开一点,还跟我家传递各种政策信息。回村开个鞋服厂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我姐也想回村发展养老产业。我想,有了村委会作坚实后盾,时机成熟,我们都会放开手脚,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标题有改动,如有不妥可联系删除)

得了白癜风患者会出现哪些心理问题

前列腺有小囊肿怎么办

女性怀孕多少天才能做人流

友情链接